1992年,爸爸娶了一个女人,我多了两个仇人。

爸爸和继母结婚的时候,我就发誓跟她们势不两立。他们的婚礼很简单,没有请好朋友,没有红色的喜帖,没有婚纱,甚至连红蜡烛都没有。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做桌晚饭。西红柿炒鸡蛋,白菜豆腐,还有红烧鱼。我记得清的,就只有这些了。

那是一个阴沉沉的黄昏,我的家里突然多了两个陌生人。一个女人,即将成为我的妈妈,但我从没有叫她妈妈,我知道她不是我的妈妈,永远不是。一个年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女孩,爸爸说,那是我的妹妹。我知道我没有妹妹。永远都不会有。

他们在一起后,我意识我原来的生活受到了威胁。我会将我的小熊藏在柜子里,再也不会拿出来放在床上了。我会把音乐盒也藏好,把小人书压在枕头下折叠一个特定的形状,以便有任何人翻看都能被我第一时间发现….我做了很多功课应对我生活的巨变。但第一天晚上的时候,她是在我睡着了之后才睡了的。等我早上起床的时候,她已经在厨房了。该死,那时候的太阳照耀到我的脸上,她一张脸笑嘻嘻的端着早饭,站在我面前,第一句话就是:姐姐,我…我以后可以叫你姐姐么?

我愣了片刻,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她接着说,姐姐,你吃早饭吧。

还没等我说话,她就把早饭放到床头,自己出去了。在那之前,从没有人这样对我。但是我却一点都不开心。 我心里想,肯定是你妈妈安排来讨好我的。哼,我才不不理你。

我还是对她冷冰冰的。

1993年,她入学了,在拿到所有的证明之前,我一直抱有幻想,希望她因为各种原因被拒绝,这样就可以不用跟我在一个学校读书了。可是,这些期望都没法发生。她不但上学了,而且跟我一个班。

我忘不掉那一天。

爸爸说,“阿丫,从今天起,你要好好照顾你的妹妹”。

我说,“她不是我的妹妹。”

爸爸很生气,继母说,“小丫还小,别难为她…等过一段时间”。

我生气的接过继母的话,说,“谁要你管我”。

爸爸说,”你怎么对长辈说话呢”。

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生气,我对她说,“你不是我的妈妈,你永远都不是。我在也不要呆在这里了。”

爸爸说,“住口!”

我说,“你霸占了我的家,我要我的妈妈。我不要你,我要我的妈妈….你们都是一伙的….你是个坏女人…”

“啪”,我的脸上被重重的打了一下。

我记得很清楚,那是爸爸第一次打我。我哭了,我只觉得满肚子的苦水,眼睛一酸,止不住的开始流泪。我推开了他们,朝着门口奔出去。

我撞倒了门口的她。

那天下着磅礴大雨。我大声的哭,没有人关心我。至今我都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生那么大的气。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生气。

我只是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跑着,哭着,那时候我十三岁,还是一个少不经事的小女孩。

我不知道我怎么回家的。第二天醒来后,头疼的厉害。我迷迷糊糊的听着家里七嘴八舌的说话。

继母说,“小野,你姐姐生病了,你要好好照顾她,今天学校就不要去了,爸爸已经给老师请假了”

她问,“姐姐是因为不喜欢我才生病的么?”

继母说,“怎么会,姐姐是喜欢小野的,我们是一家人,姐姐怎么会不喜欢小野呢。”

她长舒一口气说,“我还以为姐姐不喜欢我呢。”

然后,她便说,“那我去给姐姐送早饭”。

说完,便咯噔咯噔的跑去厨房了。我连忙闭上眼睛假装还在睡觉。她轻轻的推开门,我用眼睛偷偷的敲她。却看见她轻轻的把早饭放在床头,拿出一直笔在纸上写些什么东西。铅笔轻轻的摩擦着纸张。

等她出去的时候,我偷偷的瞅一眼。

她在纸上用幼稚到极点的笔画扭扭弯弯的画着一幅画:

两个小人手牵着手。

底下还有一行小字,“姐姐,你要快点好起来,妈妈她不是坏女人”。

那一刻,我突然泪流满面。